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晓毅的博客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传统村落保护不能完全是旅游开发  

2016-09-18 21:4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统村落的保护受到各方越来越多的重视,仅列入建设部前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就有2555个村落,但是保护传统村落的目的是什么,应该把传统村落保护成什么样子,现在并不很清晰。大多数保护成功的案例是旅游开发,不管是成为旅游景区,还是开发农家乐,以及更大规模地开发成度假区,都是通过吸引游客来支持一个外表上的传统村落的持续。

开发传统村落的旅游的确是保护传统村落的一种方法,因为开发旅游至少可以使传统村落的建筑得以保存,能够使村落的居民在就地就业,从而维持传统村落不会因为没有经济活动而迅速衰落。在一些地方,传统村落旅游的确给传统村落带来了新的生机,比如一些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但是我们要看到,旅游毕竟只是传统村落保护的方法之一,而且这种保护方式更多的是“旧瓶装新酒”。在传统的房舍中修建出咖啡馆,将舒适的设施引入传统的村落中,甚至连文化活动也更多的是带有表演性,与当地原有民间文化有着内在的不同。适应市场化的需求而改变传统村落的文化无可厚非,但是如果片面地夸大其作用,将其当做唯一的方式,就可能出现问题。

对于城市的休闲者来说,到传统村落游玩一番也许并不需要真正了解传统的村落文化,有些可能是猎奇,了解一下一个不同的世界;也许只是转换个空间停留一下,进行一下休闲;多数人甚至不需要一个原汁原味的传统村落,舒适、有吸引力就足够了。以旅游为目标的传统村落保护多是改变了很多内在的东西以适应游客的需要。

传统的村落并没有因为对古建筑的修整而被保留下来,传统的文化也不会因为表演而得到传承。甚至在一些旅游开发区,对经济利益的争夺瓦解了传统的人际关系。村民之间、邻里之间的互助关系被越来越多的经济利益所代替。在这样的传统村落中,也许从建筑和村庄布局上似乎是一个传统村落,但其实质已经发生变化,作为传统村落核心内容的社会关系没有被保留下来。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否认旅游开发的意义,但是旅游开发并不是传统村落保护的唯一方式,而且也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

要保护传统村落,我们首先要理解传统村落是如何产生和如何变化的。传统村落的产生是为了满足人们的需求而建设的,需求的多样性决定了传统村落形式的多样性。从需求上讲,传统的村落大体上有三类,第一类是防卫的需要。在北方长城沿线有一些传统村落是由戍边的军人及其后代建设的,在这些村落的布局上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些村庄是为了防守而建。通常这些村落修建在地势险要的地方,有坚固的围墙或箭楼,易守难攻。在东南和西南地区也可以发现这类村庄,只是他们并非是军人或其后代所见,而是农民建造起来的,要防范流匪或其他村寨的进攻。原来村庄的居民修建村落的主要目的是防御外来的攻击,但是随着社会安定,村庄的防御功能已经完全消失,那些用作防御性设施可能会阻碍交通,不利于村庄的发展。

与这些村庄相反,有些传统的村落与农业生产密切结合,比如在西南地区,村庄的格局与当地的稻作文化很好的结合起来,延续至今。从村庄的选址、水源的规划和道路的修建都是满足农耕文化的需要。传统村落与周边的耕地、山林等自然景观有机地结合起来,形成一个良好的生态景观。在一些高山地区形成了山地的农牧兼做格局,传统村落恰恰是满足产地农牧业的综合需求,房舍错落有致地分散在山谷中,既可以方便农民的农业耕作和放牧牲畜,也便于村民之间的相互交往和举行文化和社会仪式。这类村庄是活的村落,因为带有地方特色的农业和畜牧业仍然存在,而且传统村落与这种生产和生活方式密切地契合在一起。随着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改变,比如交通工具的改变和农村用电的普及要求这些村落也要相应的变化,但是其传统村落文化的核心还在。

事实上现在社会关注度较高的往往是那些保存完好且较大的传统村落,但是这些村落往往不是与农耕文化联系在一起,而是与商业或官场文化密切相连的。我们可以想象,那些保存完好且规模较大的村落在修建时候肯定支出庞大,而传统的农业是产出相对较低的产业,依靠农业很难积攒起来如此资金实力修建一个庞大的村落,要修建这样的村落,或者村落中出现了的高官,依靠高官的政治和经济实力建设村落;或者是出现了富商,通过商业资本的运作而建设了华丽的村落。现存的传统村落多有漫长的历史,在长期的的历史中,多会有若干状元或名人,但是随着岁月流逝,那些高官或富商的后代或者已经衰落,没有资金维持这样的村落的运行,或者远走他乡,很少再回到村落,由此导致这些村落开始衰落。要想使那些高官或富商的后代在村落中沿袭传统的生活,恢复村落的传统功能无异于痴人说梦。现在更可能是进行功能的替代,比如开发旅游,房子还是那个房子,但是其文化意义已经完全不同了。

综上所述,我们看到三类传统村落,第一类是活的传统村落,村在、人在、文化在;第二种是已经彻底改变的传统村落,村在、人在、文化已经不在;第三种是已经死亡的传统村落,村在、人和文化皆不在了。而现在作为传统村庄保护成功的例子往往是第二类村落,第一类和第三类很少被关注。

传统村落并非一成不变的,其建筑格局、人员和文化都是在变化的,正是因为他们在不断变化,所以才是活的、有生命的传统村落,而不是僵死的、废墟一样的传统村落。因此保护传统村落更重要的不是简单地修旧如旧,保留其传统的外形,而是反映传统村落的人、建筑和文化的整体,特别是在适应性的变化过程中,传统村落中人、建筑和文化的相互融合,共同发展的过程。所以传统村落的保护过程应该被看做是适应性变化的过程,而不是简单的保存过程。

从这个意义上说,传统村落保护的重点首先村落文化,在快速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化过程中,不要人为地消灭传统村落所代表的文化。在这个意义上说,那些村落、人和文化都还在的传统村落应该成为保护的重点。保护传统村落首先不是为了取悦外来的游客,而是保护当地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不会受到外来力量破坏性的冲击。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过程并不意味着农业和畜牧业的消失,与这种生产方式相结合的人和村落仍然存在,但是他们面临着来自市场和国家的双重压力。比如国家对农民建房的补贴往往要求农民向城镇和公路沿线搬迁,并按照统一规划的方式建筑房屋,这些要求尽管对改善农民的生产和生活条件有帮助,但是却会打破传统村落中人、村落和环境之间的关系,造成村落格局的千篇一律,失去传统村落的丰富多彩;其次交通工具的改变和道路的修建,乃至村落中交往方式和娱乐方式的改变,对村落的布局和村落生活也都产生很大的影响。如何在这种压力下找到一条自我发展的道路,是传统村落保护的首要意义。因此,如何与传统村落中的农民相互协商,探讨一种最佳的适应方式,是对传统村落最好的保护。

作为政府主管部门,可以进行一些试点,在一些传统的农业或农牧混合地区,探讨如何使传统的村落与已经开始发生变化的农业和畜牧业生产相互适应,在变化的过程中如何实现人、村落、农牧业生产和周边环境的相互融合,实现新的平衡。这不仅关系到传统村落的保护,更重要的是在生态文明的背景下,如何保护传统村落。这个意义上的传统村落保护并不是要保护那些有着复杂建筑和悠久历史的大型古村落,而是要发掘活生生的传统村落在现代社会中的成功保存和适应性转型。

我们可以将这种保护称为保护活着的传统村落,在这种保护中,农民的主体性是最重要的,不仅保护的目标是为了传统村落居民能够更好的生存,而且有村民实施保护,外来的专家需要切实做好协助者,而不是保护的的设计者。要谨防专家以设计者的身份取代农民的主体地位。

除了这种保护方式以外,功能性转化也是保护方式之一。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些传统村落的文化载体已经不在,依靠官员或富商维护的村落文化已经解体,尽管村落还在,但是传统的功能已经消失殆尽,在这种背景下,将村落保护下来发挥完全不同的功能也是一种保护方式。尽管这是目前最流行的一种方式,但是也是被诟病最多的一种方式。

在一个城市文明主导的社会中,保护传统村落往往被成为城市消费的一部分,许多传统村落保护成为城市文化快餐。游客成为消费者,传统村落要满足城市消费者,就必须新奇、符合城市品味和舒适。所谓新奇就是让城市的消费者找到新鲜的感觉,因此乡土性和历史感最容易让消费者找到不同的感觉,因此成为主要的消费品。同时要符合消费者的品味,因此真实的历史被掩藏起来,只是将传统村落的优美展现给游客。实际上乡村传统村落的生活出充满了斗争和痛苦,而且多是粗糙而非精致的,但是这些都被选择性地遗忘了。而被可以突出的则是田园风光、耕读人家和祥和社会,传统村落的生活被想象成一种精致和悠闲的文化。这种臆想的乡村生活是为了满足消费者被可以营造出来的。当然为了满足城市消费者,就需要有城市文明符号的进入,咖啡馆和WIFI变成传统村落旅游必备。

对于这种臆造出来的传统村落文化多有批评,因为它们丢掉了原汁原味的传统村落而代之以一种混合了各种元素的文化杂烩,在这种格局下,似乎除了尽可能将传统村落的房屋建筑尽可能原汁原味地保护下来以外,其他的东西似乎很难保护。实际上这种批评可能有些求全责备。实际上当这些传统村落开始被改造以适应旅游开发以后就意味着传统村落的文化已经不存在了,后续的开发只是人为地营造过程,不管被冠以何种文化的名义,都不是传统村落文化的集成和发展。因为脱离了文化产生的社会环境,要去复制原汁原味的村落文化虽不能说是百日做梦,但是的确找不到成功的可能。

评价一个功能转换的传统村落是否保护成功需要的标准不应该是原汁原味的传统村落文化,而是这种转换是否自然,不显得过于突兀。现在一些旅游开发完全打乱了当地居民的生活,代之以一种商业化的表演,在一些著名的传统村落中,游客如织,原有居民甚至被排斥在村落之外。开发既不能给当地原有居民带来利益,也不能使城市的消费者享受到新奇和舒适,不能满足消费者消费村落文化的臆想,那么这种转换肯定会是失败的。

在传统村落的功能转换性保护中,要关注村落居民的参与,只有他们的参与,才能显现出村落的乡土性和历史感,才能使功能的转换显得自然。人们喜欢用过度开发或过度商业化批评一些传统村落的旅游开发,其实将传统村落进行旅游开发就是一个商业化的过程,不存在是否过度的问题,问题是如何开发,如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对于那些我们所说的已经死亡的传统村落,尽管建筑还在,但是人和文化都不在了。这些村庄跟殷墟或兵马俑一样,都是历史的遗迹,是记载了文化的符号,对于这类传统村落的保护就要像保护历史遗迹一样,把它们当成一个文物,做成博物馆。这些村落面临的首要任务不是活化这些村落,而是当成文物加以保存。

实际上比上述保护这些有形的传统村落更重要的是如何理解和保护传统村落中所包含的思想,并将它们应用于当代农村发展中。在传统村落的规划和建筑等物质文化背后是其丰富的无形资产,需要保护和传承,并加以发扬光大,比如传统村落的规划中要考虑风水,实际上就体现了在居住中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一些村落的规划中有风水林,其实质是保护村庄赖以生存的水源地。许多村落的建筑充分地考虑到光的利用,房屋的设计考虑到人与人之间复杂的社会关系。深入地研究传统村落中的思想,包括对于人与自然,人与人,以及生产和生活之间关系的深入思考,特别需要将这些思想保护传承,进行创新性的利用,这应该成为未来传统村落保护中最重要的内容。

保护传统村落是一项复杂的任务,不是简单地将有形的资产保护下来并通过吸引游客以实现经济发展就可以实现的。保护传统村落的核心是人,是还生活在传统村落的人及其文化,其次是深入研究和保护传统村落所包含的智慧和思想,保护其有形的建筑可能是在第三位的任务,而吸引游客赚钱可能是更次要的任务,切不可喧宾夺主,将旅游开发看做是传统村落保护的首要任务。

 

 

 

 

  评论这张
 
阅读(2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