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晓毅的博客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邻居社区与“桩管”时代  

2016-06-07 20:4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邻居的权利

 

Daniel被他的中国朋友戏称为“大牛”,不仅因为读音有些相似,而且因为他长得也很高大魁梧。大牛的本职工作是西门子公司的电器工程师,在公司工作多年,也算是元老级别的,据说工作并不很忙;但是他还有另一个身份,社区管理委员会主任,这个身份却占用了他大部分业余时间,委员会经常开会,有时甚至开会到深夜。在斯德哥尔摩,社区委员会大体上相当于我们城市中的业主委员会,但是其权力和责任却大了很多。一个社区居住了不同的人,要维持社区的公共秩序主要依靠社区委员会。

Daniel讲了社区委员会有许多职责,如社区的安全、卫生和邻里冲突等等,其中最出乎我想象的是社区委员会要参与业主卖房。我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私人房屋的买卖与业主委员会有什么关系,社区委员会有什么权利参与业主卖房?但是Daniel觉得这太自然了,因为卖房和买房意味着居民的变化,什么样的人进入社区,对周边的居民有很大影响。

他给我讲了两种参与卖房的情况,第一种是参与业主选择买主。斯德哥尔摩的二手房并没有统一的定价,而是采取拍卖的方式,每一个业主在出售房屋的时候都会有多个潜在的买主竞价,但是由于社区委员会的参与,房子并不一定会卖给出价最高的人。他们可能会综合考虑购房者的需求,比如一个带小孩的妇女可能比一个单身的男人更需要住房,业主委员会会倾向于将房子出售给带小孩的妇女;他们也会参与调查买主的潜在付款能力以保护业主的利益;他们还会考虑新的房屋主人入住以后对社区的影响,因此拒绝那些给社区带来麻烦的潜在买主。如果一套房屋要出售,那么社区委员会就可能要开许多次会议,所以社区委员会主任的工作甚至比他在公司所花费的精力更多。

在一个城市中,房屋出租的现象会很普遍,但是如果一个业主有多套房屋出租给租客,社区委员会可能会认为租房客不像业主那样在社区公共事务上投入很多,因此会建议业主将房屋出售,从而使新的业主代替租房客。人们也许会问,业主会接受社区委员会的建议出售房屋吗?Daniel说大部分情况下,业主会接受社区委员会的建议,因为社区委员会的意见代表了社区的利益,也是社区成员共同的意见。

房屋无疑是私人所有的,但是居住却是社区性的,在同一个楼上的住户之间构成了一个相互影响的整体,他们之间相互影响,因此买卖房屋就不仅仅是财产的流转,而且是一项公共事务,需要公共参与。Daniel说,由于当初开发商的设计有问题,在小区中形成了一些死角,因为这些死角很少有人走动,所以很容易发生犯罪,从而威胁社区的安全,所以社区委员会在想办法如何改进社区的安全。

与集中了许多住户的单元楼不同,独栋房屋相互之间的影响会比较弱,所以业主委员会的工作也就没有那么复杂。据说独栋房屋的买卖往往不需要经过社区委员会,而且握有多栋房屋的业主也无需出售其多余的房屋。

当然社区委员会的职责不仅仅是参与业主的房屋买卖,他们日常的责任很多,如组织业主管理自己的社区,以及制定社区内的规则。在这样的社区很少有邻里之间的冲突发生,因为社区委员会制定了社区内的规则并保证了这些规则被遵守。社区的居民在选举了社区委员会以后,会积极参与讨论社区公共事务并积极采取行动。比如社区要大扫除的时候,各家都要参与,这经常让我想起原来居住在单位统建宿舍,全体住户参加大扫除的情景。

瑞典经常被看做是社会主义国家,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中,强调公共利益似乎是很正常的,但是我们看到,这里的公共利益恰恰是居民的个人利益。为了保护邻居的个人利益,业主不得不让度出一些权利。比如为了社区的环境,社区居民不得不遵守各种约定;同样为了周边居民的利益,房主不能随便将房屋出售给出价最高的人,尽管这可能会带来业主的经济损失。而公共利益的维护是一个由业主选举产生的自治组织实行的。组织的权威建立在公共利益的基础上,组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相比较瑞典,美国是一个重视私有产权的国家,在美国不曾听说出售房屋要征求社区委员会的意见,尽管不曾听说在美国买卖房屋需要征询周围邻居的意见,但是要建设新房或改建房屋,必须得到邻居的认可。美国的土地通常是私有的,但是在自己的土地上并不可以不管不顾地建设任何东西,因为任何建筑都会对周边的邻居产生影响。即使是建设部门提出建设申请,也会转回来听取邻居的意见,没有邻居的首肯,任何建筑都不可以建设或改建。

来自美国的李女士最近有些烦恼,因为她的社区委员会通知她必须将她家里的狗洞封闭,据说狗洞影响了社区的景观。李女士说她休假回美国的时候要去征询业主委员会的意见,如何修建狗洞才不会对社区产生负面的影响并被允许。尽管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狗洞会对社区产生影响,但是仍然要接受社区委员会的意见。社区委员会的通知是必须严肃对待的,因为社区委员会是维护业主利益的,如果所有业主都不重视社区委员会的意见,那么小区的生活质量就会下降,相应的房屋价格也会下降。她在购买房屋的时候挑选了一个较为高档的小区,在高档小区中,业主委员会所发挥的作用就更大。

在她的社区有一个门类齐全社区委员会,下设了诸多的专业委员会,整个社区的卫生、绿化都是有个专业委员会来组织实施的,她说你很难想象那些业主委员会的人员有多么专业。在规划绿地和景观,并实现其规划的时候,社区委员会无疑是一个服务机构,但是在约束业主行为的时候,业主委员会又具有很大的权力。

在谈到社区委员会成员的时候,这位曾供职多个国际机构的职业女性充满了对委员会的尊重。她反复说那些人有多么专业,有多么尽责,他们对社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美国也许并非所有社区的委员会都这么尽职尽责,越是比较高档的社区,社区委员会所承担的责任也就越大,因为业主都需要有一个好的环境,并且也希望自己的房屋不会因为环境的恶劣而贬值。如果换成一个破落的地区,社区委员会可能就无法发挥如此的职责了。

邻里和社区是人们日常生活的场所,一个人的活动对其他人的生活都构成影响,在邻里和社区中,个人的利益与公共利益最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所谓公共利益就是每个人利益的集合,而在保护公共利益的时候,个人将其部分权利让渡给他们选举产生的机构。在我的想象中,总把责任、权利和服务精神的高大上的词汇与这样的社区活动联系在一起,因为要维持公共秩序的运行,首先要有一个协商的机制,其次要有规则意识,第三还要有一些负责人且被人们尊重的志愿者。此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前提,就是国家对社区公共权利的尊重。

 

二、桩管的城市

 

在中国,邻里和社区的公共性在许多地区也逐渐被认可并在社会管理中发挥作用。有朋友说,现在京郊农民要盖房首先要征求邻居的意见,因为房屋的高度、结构和屋顶流水都会对邻居产生影响,所以需要与邻居协商。听到这个消息,温州的朋友不以为然,在温州农村,盖房要征求邻居的意见已经不是新鲜的事情,早在多少年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在个体和私营经济发展最早的温州农村,人们最先尝到私营经济发展的好处,也最先体会到不顾及公共利益所带来的个人利益受损,比如在一个可以肆无忌惮扩大宅基地的村庄,其代价就是所有的公共道路都变得越来越狭窄,最后导致无法通行。在一个可以随意从事各种产业的村庄,其代价就是空气与河水的污染。在温州农村率先通过邻居的协商来保护邻居和社区的公共利益最大化,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是我们更多的邻居和社区可能还不是Daniel和李女士,或者温州的社区,而是像我所在的小区。自从物业公司在两三年前成功地瓦解了业主想成立业委会的企图以后,小区就进入了我所称的“桩管”时代。人们经常讨论中国的城管,熟不知在很多地方正在产生“桩管”----为了禁止停放车辆,所有可能停车的地方都被砸上铁桩,以限制机动车的乱停乱放。桩管维护了道路的通行,保证了管理公司的收费,但是桩管将原本可以停放车辆的地方变成了禁停区,加剧了停车位不足的问题;桩管将本来可以畅通的道路变得狭窄,每个驾驶人都要小心翼翼;本来桩管可以减少机动车侵入人行道,但是由于铁桩密布,行人也需要在铁桩间谨言慎行。桩管从小区立体地扩散,从地面向地下扩散,在昏暗的地下停车库里,也布满铁桩,目的是防止其他人乱停乱放。桩管还从小区里面向小区周边的道路扩散,一些市政道路也被订满铁桩。如果与城管相比较从,桩管甚至更普及,也更强硬。因为城管不是每天都会看到,但是铁桩钉在路边,无时无刻不在,稍有不慎,就将车辆刮伤,将行人绊倒,使小孩无法游玩。有时城管还可以商量一下,但是桩管没有任何商量,反正桩子树在那里,车子肯定无法停放,即使车子刮伤了,桩子也默默无言,让你毫无办法。

从管理部门来说,钉桩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乱停乱放的现象屡禁不止,雇佣保安或城管来维持停放秩序,不仅支出很高,而且也经常不起作用。面对许多路边停车的业主,被雇来的保安也经常无可奈何。索性钉上铁桩,只要你不是开来坦克,那么肯定不存在乱停乱放的问题了。经过大规模安装铁桩,尽管招致越来越多的不满,但是铁桩终于替代了乱停乱放的车辆,社区居民的无可奈何代替了冲突。

桩管是基于利益冲突而产生的去人性化管理。桩管存在的前提是认为乱停乱放是无法制止的,只有放大乱停乱放的负面效果,才能制止乱停乱放。比如钉桩以后仍然有乱停乱放,但是因为停放以后必然造成大面积堵车,所以驾驶员就不敢长时间阻塞交通。其次,钉桩所产生的负外部性,比如道路狭窄,通行能力下降;停车位减少,加剧停车困难;以及对行人、儿童造成的危害,这都与小区和小区周边道路管理者无关。在这个过程中,用铁桩,或者高档一些,用机器代替人来进行管理不仅可以减少成本,而且可以提高管理的效率,保证管理措施能够落实到位,避免许多不必要的争吵。去人性化的管理带来的问题同样严重,那些需要就近上下车的老人和病人,需要拖着病体到“法定”的停车位;临时看望朋友的驾驶员不得不在远处停放车辆;而侥幸买到新车的车主,必须要高价购买一个车位。总之,桩管让我们以减少停车和行车空间的方式维护了小区及周边的机动车秩序。

“桩管”存在是因为在社区之外有一个借管理盈利的管理者,他们存在的合理性是维护非个人化的公共利益,他们的管理借助取消邻居权利而获得管理权,而他们的权威是建立在利益冲突的基础上。

从本质上来说,桩管也是在维护公共利益,因为至少在表面上,钉桩是为了限制乱停乱放,维持社区秩序。但是这几乎是最坏的一种维护方式,仅比没有秩序强一点。桩管所体现的公共利益是抽象的,所有社区成员的具体利益需求都被排斥在外,因此为了维护抽象的公共利益而给所有社区成员带来不便。桩管唯一存在的理由就是如果没有桩管,那么公共秩序就荡然无存。

我们并不否认如果没有桩管式的管理就会出现无秩序,毕竟有些小区在撤出物业公司以后而出现管理的真空,垃圾没有人收,楼道没有人打扫,机动车乱停乱放。但是这并意味着除了依靠铁桩之外就没有其他管理方式。桩管被管理者所喜欢的原因是这种管理模式中中,业主的权利荡然无存,通过桩管,外来的管理者彻底取消了业主的管理权力。

在城市化过程中,要特别警惕“桩管”逻辑的蔓延。如果以我在的小区管理为例,短短几年中经过了“人性化”、“官僚化”、“机械化”和“桩管”四个时代。在小区刚刚建成的时候,居住人少,而物业管理人员很多,物业管理人员很乐于帮助新来的业主解决许多实际困难。但是蜜月时间并不长,就开始出现官僚化了,业主的意见越来越得不到回应,于是抱怨和抗议的活动增加,最基层的保安已经开始机械地执行公司指令。当物业公司成功地挫败了业主要成立业主委员会的努力以后,小区管理的管理机构日渐成为管理机械,不仅开始安装越来越多的铁桩,而且保安已经完全成为执行公司指令的机械,业主与公司也无法沟通。最终铁桩代替了保安,越来越少见到保安和管理人员,越来越要面对的是一堆生铁铸造的管理工具。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如果没有居民和政府的的双重努力,桩管的逻辑会迅速绵延开来。

 

  评论这张
 
阅读(5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