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晓毅的博客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逃避统治的艺术》译者后记  

2016-03-28 13:3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逃避统治的艺术》译者后记 - 王晓毅 - 王晓毅的博客

 终于到为这部译作写译者后记的时候了。看着准备寄给出版社的厚厚一叠书稿,颇有一点不舍的感觉。不久之前看到某学者的一篇文章,文章中说学者要写大部头著作,因为大部头著作让你总有事情在做,这样每一天都很充实。在翻译这本书的时候,虽然不是写作大部头著作,也有这么一种大工程的感觉。两三年来,每每被问起在做什么,回答总是在翻译。每每被一些刊物索要稿子,也说现在不行,因为翻译占了太多时间。因为有这样一件事情,所有的时间便被填充满了;也因为这件持续在做的事情,所以其他的事情反而像是业余的事情,而翻译似乎成为专职的了。

早在2007年我邀请斯科特访问中国的时候,作者就在中央民族大学做了题为“文明缘何不能上山”的演讲,这个演讲被收录在我和渠敬东主编的《斯科特与中国乡村》一书中。那篇演讲就是本书的一个概要。正是在那次演讲上,斯科特受到了明星一般的追捧。

我可能是比较早阅读到这本书的读者之一。早在这本书正式出版之前,作者就将尚未出版的最后定稿寄给了我,并约我组织翻译。对于作者的信任,我感到十分荣幸,所以没有犹豫地答应下来。但是当我翻看这本书的时候,却感到自己有些过于鲁莽了,因为这本书涉及了太多我所不知道的东西,那片被称为赞米亚的山地对于我是很神秘的,在这本书中随处可见我完全不懂的名词、术语、人名和地名。我不敢肯定我可以把这本书很好地翻译出来。

考虑到翻译的难度和失败的可能,我不得不改变了原来翻译计划。最初我曾经希望像近年来通行的模式一样,约上几位朋友一起把这本书翻译出来,这无疑会大大加快翻译的进度。但是集体翻译首先需要一个比较详细的计划,商量好书中的一些概念、术语等如何翻译,而要有这样一个计划,就需要对这本书的内容比较熟悉。但是我却无法做出这样一个计划,因为翻译的过程完全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甚至一些专业术语也是在翻译过程中不断修改,所以在翻译这本书之前做出一个详细的翻译方案是完全不可能的。此外一个好的集体翻译作品需要一个好的统稿人,如果不去翻译而直接做统稿人,我想我是无法胜任的。最后决定,不管有多少困难,不管有多少失败的可能,还是由我自己来承担吧。

这本书在美国出版以后,迅速成为一部名著,不断获得各种荣誉,仅耶鲁大学出版社的网页上就提到了7个奖项,其中比较重要的如美国历史学会授予的费正清图书奖(2010 John K. Fairbank Book Prize, given by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Association)、福冈亚洲文化奖委员会授予的福冈亚洲学术奖(2010 Fukuoka Asian Academic Prize, given by the Fukuoka Asian Culture Prize Committee)等等,并出版了法文、日文等版本,在历史学、政治学和人类学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这本书的知名度也给翻译增加了压力,经常有人在询问,这本书什么时候可以翻译完成?什么时候可以出版中文版?

现在回想起来,从开始翻译到现在,这本书已经伴随我有3年多了,尽管翻译的工作不时被其他的工作打断,但是被打断以后,又会迅速地回到这本书上来,书中的观点和故事已经深深地影响了我自己的思考。

对于被称为赞米亚的那片神奇土地,我几乎没有任何知识,而且我也并非一个人类学家或民族学家,当有人对书中的历史事实持怀疑态度的时候,我无从捍卫本书的真实性。比如有人认为为了阐述其无政府主义思想,斯科特对东南亚高地的历史进行了特别的剪裁;有人怀疑少数民族为了逃避统治而故意遗弃文字的解释;……我对这些质疑都无从回应。但是如同他的其他著作一样,他观察问题的角度会给我们很大的启示。

一位朋友组织了一个读书会,其中一项内容是阅读斯科特的《国家的视角》。本来是讨论斯科特的书,但是每个人都在谈论自己身边的事情,并从斯科特的角度对其进行批判。组织读书会的朋友说,阅读斯科特的作品,经常不是让你局限在书中,而是帮助你建立一个观察视角,观察你身边的事情。当我们阅读一部著作的时候,这部著作能够给我们启发,让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观察事物,在翻译这本书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愉悦,也许这正是支持我用3年时间断断续续翻译这本书的动力所在。

这部著作被杜赞奇称之为“迄今为止可能是詹姆士·斯科特最重要的著作。它具有深入的洞察力、创造性和同情心。很少有学者具有更敏锐的能力可以洞察那些没有历史、居于完全出乎意料的地点,并采用完全不同的实践和形式的人群的能动性。”有时我甚至感觉,斯科特在中国的影响可能比在美国本土更大,因为无论是人类学、社会学或政治学的学者,只要涉及到农村问题,似乎就无法绕过斯科特的命题。我相信,这部著作的出版,会同他的前几部著作的出版一样,使我们的学术界受益。

在这部译作的出版之际,我首先要感谢作者本人,我很荣幸地得到作者的授权来翻译这部著作。感谢作者写作了这样一部给人以启示的著作,使我在翻译的过程中,已经学习到了许多。

我还要感谢福特基金会和时任福特基金会项目官员的白爱莲博士对翻译工作的支持。在过去的几年中,福特基金会不仅支持了翻译这部著作,而且早在2007年就支持我们邀请斯科特访问中国。

从开始翻译这本书的时候,我就希望这部书能在三联出版社出版。经素未谋面的张志军博士介绍,结识了负责学术著作出版的舒炜先生。知道我在翻译这本书的时候,舒炜先生以其敏锐的学术嗅觉,在很短的时间就确定了要出版这部著作。编辑这样一部学术译作,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译稿只是一个粗胚,能够以精美的图书形式展现给读者,这要感谢舒炜先生的出色编辑。

人们经常将一部著作的写作看作是“10月怀胎,一朝分娩”。这可能部分真实地反映了这部译作的完成情况。在我将这部译作的定稿打印出来的时候,也是我妻子胡搏即将休完产假的时候。在她产假的后一段,许多时间被用来校订这部书稿。将来我儿子也许会知道,在过去的4个月中,还有一部译稿伴随他一起长大。

最后还想对读者说,在你们阅读这本书的时候,请将你们的意见毫无保留地告诉我,我相信现在你们看到的只是中文的第一版,将来还会有修订的机会,那时候你们的意见将帮助我不断完善这部译作。(2012年5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48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