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晓毅的博客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民间金融的两个逻辑  

2014-07-16 05:3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一些地方经济下滑,资金链断裂、民间借贷纠纷等问题开始集中爆发。据说鄂尔多斯出现了2000多亿元的民间借贷风险。而以炒房、炒矿出名的温州,也面临着民间金融链条断裂的风险。10年前我们写作了《农村工业化与民间金融》,讨论温州民间金融如何推动了乡村工业的发展,那么经过10年,在那块土地上发生了一些什么变化呢?受到这个问题的驱动,我们重新回到温州。民间金融的两个逻辑 - 王晓毅 - 王晓毅的博客

 

一、民间金融的两个故事

 

从温州机场出来,郑师傅举着迎接的牌子在等我们,一路上闲聊,郑师傅说在温州政府工作的人,收入普遍都不高,他早年做个生意,开过出租车,如今在镇政府开车,尽管端上了铁饭碗,但是收入却只能维持生活,要想为上大学的孩子在杭州买房子,靠工资是完全不可能的。好在原来做生意和开出租都存下了一些钱,现在还可以用。这些钱都放在什么地方呢?郑师傅说都放在一些亲戚朋友那里,开工厂、做生意的人都需要资金,所以每年郑师傅都有一笔不错的利息收入。现在这些资金是否有风险呢,特别是现在经济形势不是很好,许多企业都面临着很多困难。郑师傅很有信心,觉得没有风险,首先,都是多年的熟人,互相都比较了解;其次,借钱的人也都有资产,不会跑掉;同时,郑师傅的资金分散到许多企业中,一般不会出现同时破产的事情。郑师傅相信他可以有稳定的利息收入,本金不会有任何风险。这与我们30年前看到的民间金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浓浓的人情包裹下的金融活动,知根知底的熟人关系使民间借贷几乎成为零风险的行业,放贷人不仅了解借贷人的经济活动,而且了解借贷人的人品。

但是下午商会会长却讲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在他看来,郑师傅说的故事也许还存在,但是现在已经很少了,多数的民间借贷已经成为依附于银行资金,受到政策重大影响的高风险行业。在他看来,民间借贷的利率通常要高于20%,任何企业都不可能依靠民间借贷来维持正常的生产,民间借贷只是充当银行收放贷款之间的过渡。比如,每年企业都要将银行贷款全部归还,经过一个审核期,企业又重新获得银行贷款,收放之间有个时间差,这就需要民间资金的补充。由于这个时间的期限并不长,所以企业可以承受短期的高利率。但是银行压缩信贷规模却使这种模式无法维持。企业从民间借入一笔资金暂时归还了银行贷款,但是预期的银行贷款却迟迟拿不到,或者拿到贷款,但是数额却少了许多,企业无法归还民间借贷,而长期占用民间借贷会大大提高企业的资金成本,从而导致企业的生产难以为继。同样,担保是民间资金的一种主要运作方式,各种担保公司和企业之间的联保保证了企业可以从银行得到贷款支持,特别是2008年刺激经济措施出现以后,许多企业都是通过联合担保的方式获得了大量银行资金,这些资金被用于炒作房地产,但是出现经济下滑以后,银行压缩贷款规模,一些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出现问题,并因为联保而将影响传递到其他企业。

上面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说明温州的民间金融已经出现了两种不同的经营模式,产生于乡土社会的民间金融,依靠熟人社会的信任关系,将分散的资金汇集起来投入到生产经营活动中,这种民间金融活动曾经强有力地支持了温州乡村工业的发展。

但是当资金汇集得越来越多,并且出现小贷公司、担保公司和典当行业以后,金融活动就超出了原有的熟人社会,而在超出熟人社会以后,熟人的社会关系就无法在为民间金融活动提供风险保障,民间金融的投机性越来越强,而在投机性的民间借贷中,盈利的欲望取代了民间的信任,在大的经济起伏中,民间金融不仅不能消减风险,反而经常会放大经济的波动。民间金融的两个逻辑 - 王晓毅 - 王晓毅的博客

 

二、从稳定的投资人到冒险家

 

温州的民间金融是伴随着温州的农村工业化过程而产生的。在温州经济发展初期,缺少正规金融支持,许多最初的企业家都是依靠民间借贷,将民间的零散资金集中起来,开始创办企业;即使在企业逐渐已经开始发展以后,他们也很难获得正规金融支持,企业仍然需要民间资金的长期支持,在这种条件下就形成了农村工业与民间金融的相互依存。乡村工业发展为民间资金提供了盈利的可能,而依靠民间资金的支持,乡村工业才能稳定发展。这种民间金融带有很强的乡土性:

首先,民间资金是在一个熟人社会中形成的,在熟人社会中,各种信息是相对透明的,比如,一些民间金融活动是透过亲属网络存在的,亲情关系保障了资金出借方不会上当受骗;资金的所有人不仅熟悉借钱的人,甚至也熟悉他们所从事的行业,甚至他们企业的经营状况,所以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以比较低的利率把资金出借给经营状况比较好的企业。

由此形成了民间金融的两个重要特点,一个是稳定,一些个人将资金长期出借给某些企业,从而形成稳定企业借贷关系;其次,利率也往往相对较低,在10年前,大多数民间借贷维持在8%-12%的利率水平。

分散也是资金所有人应对风险的一种策略选择,正想郑师傅所言,全部企业倒闭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少发生的,在不出现大规模企业倒闭的情况下不太可能出现大规模资金损失。在过去的10年中,尽管温州商人的一掷千金已经名声在外,但是我们这次访问却发现,在温州本土还有许多小规模的企业仍然存在。在被称为第一座农民城的龙港镇,我们看到10年就已经存在的小作坊仍然比比皆是。与那些动辄数亿元投资的温商不同,这里仍然有许多胼手胝足,靠着辛勤劳作赚取一点加工费的小企业。这些企业也被成为草根企业,不仅因为他们的规模很小,而且也因为他们像小农一样,多年固守在有限的产业中。正是这些小企业支撑了郑师傅的资金收入。

但是早在10多年前,叱咤风云的温商就已经出现了,三五年之间从一无所有变为拥有数亿资产富翁的神话比比皆是。温州炒房团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12年前我们访问温州的时候,一位靠简单的手工机器印刷信封的老妈妈就问我,要不要到上海去买房子,真希望她赶上了上海房价上涨。有报道说,一位管理着一个有数十员工的企业家,如果经营的不错,一年有差不多100万的利润,而他太太在上海炒房,不到10年,已经赚了3000万。

自有资金往往不能满足炒作资产的需要,民间借贷就应运而生。从苍南县北部山区出去的一位商人早几年在北方购买了一个煤矿,但是他自己的资金有限,便回到老家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筹集了6亿资金。之所以如此快的时间筹集到如此巨额的资金,首先是关系网络,在筹集资金中形成了一个金字塔结构,他发动一些人,这些人再去发动其他人,通过层层传递,很快就聚集了大量的投资人;其次是高额回报的诱惑,人们相信投资煤矿很容易获得数倍的资金回报。有个广为流传的故事说,当年一位顽皮的学生投资了煤矿,为了感谢他的老师,便让老师也投资了10万元,以便获得分红的机会。3年以后,煤矿转手,老师获得了150万元的回报。

这种大规模集资与原有的民间金融活动已经使完全不同的,首先,信息是不透明的,人们在注入资金的时候并不知道那个在外地的煤矿经营状况如何,甚至不知道那个煤矿是否存在,他们投入资金在很大程度上是被赚取高额利润的梦想所推动,这实质上近似一种赌博。无论炒作房地产或炒矿,都是投机行为,当民间与这些活动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民间资金也就成了赌博;其次,直接的人际信任关系也不复存在。尽管从表面看,他们的资金还是通过亲戚、同学和老乡等关系动员起来的,但是由于集资规模很大,在集资的金字塔上,顶层与底层之间隔了多层,底层的直接出资人往往并不直接认识并熟悉顶层的集资人。因此无论从集资的期限或预期的回报,与以往都不同了。在这种格局下,原来稳定的民间金融就转变为资金的投机。与所有投机一样,在投机中发生了许多不一样的故事。在经济泡沫中,多数投机都获得了不薄的回报,而在经济泡沫被挤破的时候,许多民间资金就可能陷入血本无归。

而那些机构化的民间金融,比如小额信贷公司、担保公司等,要想获得较高的回报,就不能从事长期的贷款业务,因为稳定的小额贷款所获得利息回报是有限的。他们更希望通过给企业短期的融资服务或提供担保,获得更高的收入,民间金融成为撬动银行信贷的杠杆。

企业越大就越需要银行资金的支持,也就越需要民间资金的杠杆,如果没有民间资金支持,企业无法度过还旧账等新贷的空挡,也无法得到担保的服务,为了这些,企业能够支付民间资金短期的高利率。在经济运转正常的时候,这种经营方式很稳定,但是一旦出现经济波动,银行的资金减少,这种经营方式就会遭遇困难。在一些温州企业家看来,现在正处于这样一个困难时期,前期企业获得了太多的银行贷款,依附于银行贷款的民间金融也很活跃,但是当银行贷款突然大幅度减少以后,民间金融也成了城门之鱼。

 

三,为什么民间金融成为赌博?

 

与农村工业相互支持的民间金融何以会变成赌博?我想这与投资者的贪婪和经济运行的结构都有关系。民间金融的两个逻辑 - 王晓毅 - 王晓毅的博客

作为一个不稳定因素,冒险一直存在于民间的借贷活动中,因为有太多人希望自己手中的余钱能够快速地生出新钱。上个世纪数次出现的抬会倒会就是这样。本来存在于温州民间的合会是10个左右熟人将资金凑在一起,相互帮助的一种民间金融活动,但是当这种会发展到数百、数千人,从上到下形成不同的会首和会脚,而且从早期入会的人从会首那里获得巨额的资金回报,大家便蜂拥而入,直到出现资金链断裂,发生倒会。集资炒房炒矿也是为了巨额的回报,只是因为有房屋和煤矿的存在,所以其风险更加隐蔽。抬会被看做是典型的金融诈骗,因为会首在将资金集中起来以后,没有任何投资,不可能有任何收入来支持其高利率的回报,因此必然倒会;炒房炒矿似乎是一种投资,但是如果将时间点放长一些看,就会发现,这也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最终会有泡沫破裂的时候。

当民间金融大规模地转变为冒险或赌博,这就与当前的经济形势有着密切的关系了。当全世界的金融资产的价值大大超过实体资产,而且大部分金融资产都是在做投机的时候,温州大量的民间资金必然会顺应这个潮流,进入到金融投机中。在高通货膨胀的刺激下,民间金融必然要寻找更高的获利渠道,长期稳定地投入到实体经济中是无法满足资金保值升值的预期。

事实上,作为稳定的投资人,郑师傅与那些冒险家之间并没有一个可以隔开的边界,在预期利益的诱惑下,那些存了几十万或一两百万的小富翁,随时都可能会将自己的资金投入到冒险的活动中。尽管从逻辑上我们看有两种不同的民间金融,但是当我们面对具体个人的时候,两种逻辑都会共存于同一个人身上。

  评论这张
 
阅读(3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