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晓毅的博客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牧区需要什么样的市场?  

2011-09-05 03:2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内蒙古牧区的市场化进程开始之后,牧民的生产生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在物质生活大为提高的同时,也出现了草场流转导致退化、草场使用权明晰之后反而造成了使用价值下降、买草买料喂牲畜使畜牧业成本大大增加等问题,其背后的原因到底是市场化还不够充分,还是因为市场化过了头,把不该进入市场的东西也拽了进来?还是说,牧区的特殊情况需要特殊的不同于一般市场的市场类型?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的王晓毅研究员。

 

编者:尽管相对于沿海地区来说,地处偏远、牧户分散的牧区市场化进程要缓慢和不充分,但“市场经济”已成为牧民生产生活须臾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影响已经逐渐显现出来。为了弄清楚牧区在市场化进程中出了什么问题,请您先梳理一下,实行市场经济在牧民的日常生产生活表现哪些方面和带来了哪些影响?

 

王晓毅:毫无疑问,牧民现在全方位地进入了市场,市场改变了牧民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在生产方面,牧民必须遵循利益最大化的原则,现金收入已经成为牧民最主要关注的目标。市场已经控制了牲畜品种和养殖方式。我们可以将进入市场看在是牧民经济行为的进步,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这种进步背后风险的增加。

牧民首先进入的无疑是产品市场,我们看到近年来由于畜产品的价格提高,牧民的收入迅速增加,这无疑给牧民带来了实惠。但是我们依然看到许多牧民抱怨市场给他们带来了损失,这些损失往往是牧民在市场中的地位所决定的。现在畜产品流通主要依靠中间商,也就是俗话所说的二道贩子。牧民对中间商的态度可以说是又恨又爱,他们希望有尽可能多的中间商来从事畜产品买卖,这样他们可以更容易地将产品销售出去,但是他们又抱怨中间商压级压价,唯利是图。在平常时期,中间商会联合起来操纵市场,一旦出现自然灾害,中间商更会乘机压低收购价格。有些牧民试图绕开中间商而直接进入产品市场,但却受到市场的抵制。比如有牧民曾把牲畜直接拉到市场去卖,人家知道他们不是专门从事牲畜贩卖的人,不会讨价还价,结果给的价格比上门的中间商给的还要低。牧区的生产本身带有不确定性,市场往往会放大这些不确定性。

 

在畜产品进入市场的同时,饲草料也迅速进入市场。牧民通过有偿租用草场或购买饲草来补充饲草料的不足,这使得饲草可以在更大范围内的流通,对于牧民扩大生产和克服由于灾害而带来的饲草不足具有重要意义。近几年来,自然灾害的发生频率越来越高,有越来越多的牧民依靠购买饲草来抵抗灾害。但是在这种积极作用的背后是牧民饲养成本的不断提高,在发生严重自然灾害时期,牧民不得不购买高价饲草来保畜,经常出现的现象是牲畜保存下来了,但是牧民却陷入了高利贷的陷阱。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购买饲草度过灾害与传统的走敖特的区别。传统走敖特的时候,牧民依靠相互的帮助来度过灾荒,但是在购买饲草的框架下,自然灾害越严重,饲草的价格越高,在某种角度上可以说,市场的机制在放大灾荒的困难。

 

市场在重塑农民的生产结构,在市场机制的推动下,牧民畜种越来越单一,生产周期越来越短,比如现在越来越多的牧民开始仅仅饲养一种或两种牲畜,并且接受出售当年羔羊。简单的投入产出规律已经主导了牧业生产,这改变了其原有的生产逻辑。打个简单的比喻,对于牧民来说,过去的畜群像是银行,出售生产牲畜是由需要决定的,需要钱的时候就出售,否则就可以继续饲养,基本不养考虑成本;但是现在则是受投入产出的效益决定的,到时候就必须出售牲畜,否则就会赔钱,市场成了决定的因素。

 

市场不仅仅涉及到了牧民的生产,而且也同样进入了牧民的日常生活。比如原来共用的草场现在必须要有偿流转。相互之间的互助与合作变得越来越薄弱,我们可以设想,当牧民被孤零零地投入到市场以后,就像一个人进入到了完全陌生的地方,他们会感觉非常孤独和脆弱。

 

 

编者:就像您刚才谈到的市场化对牧区的影响所体现的那样,在牧区我们看到市场经济的负面影响在草原牧区似乎多于其他地区,那么,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

 

王晓毅:在市场经济的多方面冲击之下,牧民所面临的问题已经不在于要不要市场,而是究竟要建立什么样的市场。农牧民作为直接生产者,他们在市场中起什么作用?市场上是否有他们的地位和谈判权?他们是否有这种能力?如果这些都没有的话,再加上农牧民的市场信息不足,这就是个不完全的市场,就会引发很多问题。

 

我们经常把市场想象成公正和透明的,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在市场中充满了变数,一个完全公平和透明的市场仅仅是一种假设。同样是牧民,每个人在市场上的表现都会是不同的。比比如调查发现,一个牧民社会关系的强度和广度对他们的生产行为有重要的影响。在牧草普遍缺乏的情况下,那些最有关系的人可能会采取到外地租赁草场以扩大打草面积,相比较而言,尽管大家都知道这是一种比较便宜的方式,但是没有社会关系的人就无法采用这种方式,他们只能在家等待那些卖草的商人,这样的饲草无疑是最昂贵的。我们都知道,市场经济有失败的,也有成功的,但是对于牧民来说,市场上的成功无疑是让人高兴的事情,但是失败却是无法承受的事情,我们不能用市场上有赔有赚来看待牧民的生产活动,因为失败了,他们就陷入了贫困的循环,脱贫会非常困难。

 

在传统的畜牧经济中,牧民主要利用天然草场放牧,生产成本很低,遇到好的年景,牧民的生计恢复比较容易,但是一旦购买饲草,畜牧业就成为高投入的产业,一旦遇到灾害,生产成本会大幅度上升,进入买草、借贷、出售牲畜、还贷的循环中,很难自拔。

 

我们看到,在牧区推进市场经济似乎带来了许多问题,但是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很大程度上并非是市场本身的问题,而是我们将整个社会建立在一个纯粹的市场上。事实上,任何一个社会的存在和发展都不是单纯依靠市场,在市场之外还有许多社会制度,比如牧区的互惠制度,比如国家支持的保险制度等等。正像我们上面所说的,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中,原有的非市场制度逐渐丢失了,而新的非市场制度也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也许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悖论,市场经济所带来的问题需要健全的社会机制来保证,否则就会出现问题。

 

在市场化过程中,有一个很特殊的商品就是土地,具体到草原牧区来说就是草场。我们知道,尽管在法律意义上草场的所有权还是国有或集体所有的,还不能成为商品流通,但是草场的使用权却越来越市场化了。如果简单的将草场看做是生产资料,那么完全市场化也许是可能的,但是草场不仅仅是生长牧草的土地,而且发挥着重要的生态功能,在目前的体系中,这是很难被市场化的。

 

编者:草原牧区在市场经济进程中遇到了这么多问题,您认为主要原因是市场不完善,还是过度市场化了?

 

王晓毅:市场也许没有错误,错误在于一个没有限制的市场。市场是一个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地方,而草原牧区的问题恰恰是在有限资源中尽可能生产多的东西。为什么牧民要尽可能多生产?因为社会生活也被市场化了。我们在调查中发现,牧民增加牲畜更多是因为现金需求的增加,比如中小学教育向城市集中以后,学生家长进城陪读所带来的大量开销。要维持目前这种需求就必须有稳定的牲畜数量,在产草量波动很大的情况下就必须大量购买草料,于是支出又大幅增加。草原的产出本身是有限的,但目前要维持这种无限的需求,就会出现问题。

 

也许过度市场化的概念并不是很清晰,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说,就是社会和经济的发展不平衡。市场在迅速的攻城掠地,侵占了牧民生活的各个方面,但是社会发展却丢盔卸甲,原有的互惠制度被打破,而新的社会支持体系并没有建立起来,从而造成牧民在市场中向大海中的小船,飘摇不定。

 

编者:草原牧区如何与市场经济接轨,需要建立什么样的市场机制才能与之相适应?

 

王晓毅:草原牧区的市场化中所呈现的问题不仅仅是个体牧民的问题,而且更是市场机制的问题。我们通过提高牧民个体的知识和能力无疑可以增强其在市场中的地位,但是这远远不够。市场问题的解决许多时候并不在市场本身,而是如何通过社会过程来补充市场的不足,抑制市场的问题。

 

这里所说的社会过程可能包含着下面一些意思:

 

提高牧民之间的互助与合作。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在一个牧业嘎查,承包到户以后,许多牧民因为家庭规模小、劳动力有限,于是放弃了四季牧场轮牧的习惯。尽管他们知道沙窝子里面在冬季比较温暖且牧草产量也比较高,适合作为冬季牧场,但是很少有牧民家庭能承受四季轮牧所需要的劳动力。但是有些进行联户经营的牧户有效地克服了劳动力不足,保持了四季轮牧的习惯,这帮助他们节省了牧草,从而降低了生产成本。在这里,联户帮助他们克服了市场风险。

 

近年来,国家对牧区的投入在不断增加,但是如何使市场更适合牧民的需求,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比如现在畜产品的收购终端往往是一些规模较大的畜产品加工企业或远离牧民的集中交易市场,这些地方远离牧民,牧民基本上没有市场信息。在我们的调查中,牧民经常提到,如果市场距离他们近一些,他们就会有更多的选择。因此,更分散一些的市场对牧民的交易可能会更有利一些。因为在他们所熟悉的地方,面对诸多外来的客商,牧民会更自信一些。牧民所诟病的那些中间商的行为也许就会少一些。

 

第三个意思是说,国家在牧区的社会投入会有助于牧民抵御来自市场的风险。市场总是充满不确定性,如果市场的不确定性与气候的不确定性相互叠加,风险就会被成倍扩大。在这个时候需要一些稳定的机制来帮助牧民克服风险,比如各级政府的抗灾机制已经比较成熟且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保险机制发展相对迟缓。

 

实际上我们现在可以回到问题的原点,市场给牧民带来的风险主要因为牧民的互惠机制被打破,过于依赖单一的市场机制。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需要一方面增强牧民的互信、互助和互惠,另外有更多的社会机制帮助牧民克服风险。

 

  评论这张
 
阅读(16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